鲁网 > 莱芜频道 > 交通 > 正文

老板拖欠工人赔偿款 儿子偷偷用升学红包还账

2013-08-29 09:05 来源: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工人干活受伤,老板拖着赔偿款一直不给。法官上门要钱,老板说什么也不愿出钱。为感化他,法官说起受伤工人的家庭状况,但还是没能要到钱。

两人的谈话,被老板儿子尽收眼底,他觉得父亲做法欠妥。昨天,他瞒着父亲凑齐了赔偿款,独自到法院帮父亲结了案。

承办法官说,这孩子刚高中毕业,没有收入,钱都是他自己凑齐的。父亲赖着不还,没想到孩子这么懂事。

工人受伤,老板拖欠赔偿款 

老李年近五十岁,是北仑一家私人搬运公司搬运工。

今年初,老李在做工时发生意外,从搬运车上掉下来左腿骨折。被送往医院后,老李在那里住了将近一个月。

住院期间,公司老板王总为他垫付了约一万元医药费。出院后,老李进行了伤残鉴定,报告显示伤残等级为十级。老李家境并不富裕,这次受伤又花去了大量积蓄,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公司赔偿款上,于是找到王总协商赔偿事宜。

这位王总平时被大家称为“铁公鸡”,没想到这次却很爽快。见老李来要钱,他当即从包里拿出五千元,“老李,这是公司一点心意,你是自己不小心摔下车子的,跟公司没关系,而且最近公司周转不灵,前后也拿出一万多了,你拿着吧!”

在医院花了远不止一万。听了老板的话,老李强压心中怒火,跟老板好说歹说,希望能赔偿一些。经过反复沟通,王总依然没有松口。无奈之下,老李将他告上北仑法院。

在法官主持下,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王总再行赔付老李医疗费、伤残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共计6万元。可拿着调解协议的老李却迟迟等不到钱,去找王总,回回都吃闭门羹。

法官上门,老板“油盐不进” 

就这样拖着,案子进入执行阶段。黄法官上门找到王总,王总脖子上挂着金项链,家里装潢也不错。

黄法官说:“老李家本来条件就不怎么好,还有个孩子在念大学,现在伤残了又很难找到工作,的确比较困难。这笔钱对老李来说很重要,而对你来说也不算大钱,希望配合执行。”

没想到黄法官刚说完,王总就怒了:“是他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我已经出了钱,不可能再出了。我反正没钱了,房子也就这一套,大不了你们拿去卖了!”

看了看身处的环境,黄法官有些无奈,这套房子少说也值一两百万,真要为了六万元去拍卖,也属下策了。

在王总家谈了近二十分钟,由于王总态度很差,整个对话过程都是站着进行的,黄法官碰了一鼻子灰。

眼看执行无望,他决定离开另想办法。到楼下后,一个小伙子叫住黄法官。小伙子正是王总的儿子小王,刚才在屋内,小伙子靠在墙边,一直听着大人们讲话。

被叫住后,黄法官一时也不知道小王想干吗。小王很平静地说:“我是他儿子,那名工人挺可怜的,爸爸的做法的确不对,我愿意替爸爸偿还这笔钱。”

小伙子刚高中毕业,大概19岁,长得很清秀。听完这席话,黄法官觉得小伙子很可爱,认为他毕竟还很年轻,哪有钱还款,也就没当真。

圆满解决,儿子悄悄替父还债 

小王的话,黄法官很快就忘记了。没想到过了几天,他的电话响了,是小王打来的。

“黄法官,钱我已经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可以送过去?”小王的这个电话让法官十分诧异。事后才知道,他是从法官贴在他家门边条子上找到黄法官的电话号码。

第二天,小王独自一人来到北仑法院。见到黄法官后,他从袋子里拿出六万元。在场的法官们很是惊讶,小王话不多,很是淡定。

这些钱究竟怎么来的?法官问了个究竟。

原来,小王今年刚刚考上大学,亲戚朋友都送了他不少红包,他仔细算了算,也能筹齐四五万元,但离还清赔偿款还有点差距。他灵机一动,拎着家里的礼品就开始拜访爸爸一些生意上有往来的朋友,主动告诉他们自己即将读大学的消息,大家见小王有礼貌,又是带着礼品上门,纷纷给了他红包……

小王告诉执行法官,父亲也不是没钱,但确实很“抠”,他也劝过父亲,但父亲始终听不进去。父亲的朋友都是老板,平时对自己很客气,这些钱对他们来说,还真的是小数目。就这样,在父亲暂不知情的情况下,他既帮父亲结了案,又帮助了老李。

小王替父还债的做法,法官们十分赞叹,案子也顺利执结。

在小王强烈要求下,黄法官未立即将执结消息通知王总。他想过两天把这个消息告诉王总,不知他到时候做何感想。

(责任编辑  周小墨)

初审编辑:周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