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济东频道 > 精彩推荐 > 正文

莱芜区作协“众志成城战疫情”征文优秀作品选(一)

2020-03-03 12:16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近日,济南市莱芜区文联、莱芜区作家协会、《莱芜文艺界》编辑部联合发起征文活动。征稿信息一经发出,各位会员、广大文友积极响应,踊跃写稿,书写着同心战疫、讴歌英雄、驰援武汉的心灵篇章。莱芜区作协“众志成城战疫情”征文部分来稿选登。

  鲁网3月3日讯(记者 亓若琳) 近日,济南市莱芜区文联、莱芜区作家协会、《莱芜文艺界》编辑部联合发起征文活动。征稿信息一经发出,各位会员、广大文友积极响应,踊跃写稿,书写着同心战疫、讴歌英雄、驰援武汉的心灵篇章。莱芜区作协“众志成城战疫情”征文部分来稿选登。  

  一场情雪,一场遇见

  当冬天最美的花朵绽放,一场美好的遇见,也悄然来临。

  大哥说,一场接一场的梅花雪,在青海飘落;一场接一场的思乡梦,每夜都在做。站在高原向东望,齐鲁故里,我永远的东岳。

  我问大哥,您在遥远的西北方,有没有收到一场雪?细听它的心灵絮语,每一朵都是我祝福的歌唱……

  1

  遇见,即是一种美丽的缘份。2019年的12月份,我在一处微刊平台上投稿时,看到了网名为一叶小舟的作者发表的美文。在简介中,他写到:山东莱芜人,现居西宁,热爱祖国,热爱生活,热爱文字,喜欢涂鸦。多么熟悉而又亲切的字眼,我们竟然是老乡!故乡是根,故乡是魂,因为这共同的根和魂,虽然我们从未谋面,但距离一下拉近了许多。后来,我加入了一个文学群,一叶小舟老师又一次进入了我的视线。正是雪花飞舞的时节,群里赛诗,题目为《情雪》。当大家在群里展示、交流彼此的诗作时,一叶小舟老师的作品深深打动了我,他笔下的雪中蕴藏着浓厚的思乡之情和对祖国的热切赞美,读来入眼入心。我主动向他打起了招呼,并告诉他,我们是老乡。很快,他便加我为微信好友。微信对话里有问有答、有说有笑、有切磋有交流、有关心有祝福,我们的聊天和谐而又融洽,因着共同的爱好、共同的乡音、相近的性格,感觉他就像我的亲人一般,暖心而又可靠。因他年龄比我大,我喊他大哥。大哥说,他没有亲妹妹,就认我做亲妹妹吧。何其有幸,能结识这样一位人品好、文品佳、善良厚道、和蔼可亲的大哥,让我的生活多了一束光,温暖而又多彩。

  通过深入了解,我知道了大哥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响应学校号召,支援西部去了青海。在刚察县检察院工作半年后,他参加了公务员考试,以笔试面试第一的成绩考入青海省司法厅,被分配到门源农场政治处工作。2013年公务员遴选,他又到青海省委秘书处任职。2016年被调入中国煤炭地质总局青海煤炭地质局。大哥的儿子非常孝顺,2018年把他们老两口接到了西宁,还自己贷款给他们买了楼房。当前社会,很多父母为了给孩子创造优越的生活条件,拼命下力挣钱,省吃俭用攒钱,却事与愿违地养出了寄生在父母羽翼下的"啃老族"。我对大哥说,您教子有方、家风优良,培养出了如此优秀、孝顺的孩子,这是您人生中最大的财富和成就。

  2

  日历一张一张翻过,很快,我们迈入了农历腊月的门槛,春节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有一天,大哥发来信息,和我要家庭住址。大哥说,快过年了,想给我邮寄一点青海的土特产。我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只觉得心中有一股股暖流在涌动。我赶忙回复大哥,您的心意比黄金还要贵重,心意我收下了,东西不用邮寄。但大哥一再询问我的地址,并让我不要考虑太多。盛情难却,感动不已。1月12日晚上,我到小区门口的菜鸟驿站去取大哥发来的包裹。那晚,天很冷,路灯拉长了我的影子,脚步急促而又欢快。回到家,赶忙打开包裹,四袋贡果枸杞和四袋我第一次见到,被称为营养黄金的高原藜麦,感动的潮水又一次涌来。发微信向大哥表示感谢,大哥说把小米、藜麦、枸杞、大枣一锅煮,喝上一碗,美味香甜,养生暖胃,舒服着呢。之后,在一个个被粥香浸润的日子里,来自高原的食材在沸腾的锅里上下翻滚,等到时间恰好、粘稠适中,盛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甜粥,被香气缭绕着的是一张幸福、开心的脸庞……

  心意来,礼必往。按照包裹上大哥的地址,我给大哥寄去了莱芜的香肠和煎饼,久居外地,一定思念家乡的味道了。果然,收到快递后,大哥很高兴,说打在老家就好吃这一口,今晚就吃煎饼就香肠了。我想,一份家乡的美食,也能抚慰一颗思念家乡的心吧。

  感动再一次充盈心间,1月16日,大哥发来了信息:小妹好!20根冬虫夏草,一支钢笔,一瓶黑枸杞,三把牛角梳已寄出,请查收!虫草有软黄金之称,寄过去了20根,在两个小瓶里。现在,大的虫草很少见了,因为价格昂贵,导致了滥挖滥掘,不等长大就被人换成钱了。虫草泡酒需用高度酒,黑枸杞泡茶喝。永生牌钢笔,愿小妹妙笔生花!大哥还发来了一张图片,上面列出了用牛角梳梳头的种种好处。“你大嫂让我给你寄的牛角梳,你一把,你家婶子和你婆母分别一把。”礼重情意更重,感谢热情大方、虑事周到的大哥大嫂,他们既生动了我的时光,又温暖了我的岁月!

  3

  谁也不曾想到,正当我们欢欢喜喜准备过大年的时侯,一场来势汹涌的新冠肺炎疫情很快席卷了全国。国家启动了特别重大疫情一级防控,全国人民防疫阻击战迅速打响,习近平总书记亲自布署、亲自指挥,党中央成立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无数白衣天使、人民子弟兵、工地建设者、党员干部、基层志愿者纷纷请战,义无反顾奔赴抗击疫情的第一线,在最危险的战场冲锋陷阵,与疫魔进行着殊死搏斗。而在后方的我们,开始了宅居在家的生活。

  疫情期间,你牵挂着谁?谁又在牵挂着你?困在方寸之间的我们,终于停下了一直奔波、忙碌的脚步,有了大把的空闲时间,此时的每一份关心和问候都是那么珍贵,犹如春风吹拂、暖阳照耀。

  1月25日,大年初一。武汉封城第三天,全国戒备,百城空巷,我们才真正意识到疫情异常严峻。一大早,大哥发来了信息:小妹好!这次疫情比非典严重,西宁也有病人了,宅在家里少出门吧。先不要探亲访友,也别参加聚会了。我回复:咱济南市也有了第1例确诊病例,好可怕,咱们一定得提高警惕。而那一天,大哥还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他在一家超市上班,从早上八点半一直干到晚上十二点。非常时期,依然坚持上班,不仅仅是体力上的消耗、时间上的煎熬,更有精神上的压力和心理上的考验。在超市里要直面很多顾客,潜在的危险很大,但大哥说超市是为大家服务的,总得有人去干。我叮嘱大哥,一定戴好口罩和手套,勤洗手,注意安全。大哥笑言,全副武装着呢。我在想,病毒肆虐,人人自危,但仍然有很多像大哥这样的人在外面劳碌、奔波,尽管他们极为普通、平凡,但他们的精神无比高尚。

  随着疫情的蔓延,让人揪心的确诊数字在不断上升。大哥经常会询问:“咱们老家没事吧?"“老家没事,还是一片净土,老家是块风水宝地。”嗯,咱们一起为老家祈福。”响应号召,继续长宅在家,从刚开始的惶恐不安,到后来的百无聊赖,我才发觉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枯燥而又乏味。大哥会通过一些正能量满满的文章或者文字来提醒我,和每天都在担心、恐惧中度过的重疫区的人们相比,咱们是多么幸福,要珍惜,要知足。战"疫"尚未成功,不能心存侥幸,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等疫情散去,再到外面尽情欢聚和游玩。

  怕我无聊,大哥跟我分享他写的一篇篇游记,美图、美景配美文,真是赏心悦目,美不胜收。我一会儿漫步于青海湖,“九月的高原是唯美的画卷,山巅白雪皑皑,山下金光灿灿,雄伟壮丽的峰峦,漫无边际的油菜花池,述说着大自然的美轮美奂。青海湖里,野鸭成群,白鸥翩飞。青海湖边,跨上骏马,可悠闲地散步,可潇洒地奔驰,可以下湖击水,可以留印于湿地,只要你愿意……" 转眼之间,我又流连在了莫高窟,“幽幽大漠深处,演绎经典传奇。鸣沙山,弹奏着风的韵律。月牙泉,展示着生命的底气。沙漠之舟,承载着不老的历史。月儿圆圆,大漠孤寂,那株枯瘦的胡杨,还在怀念曾经的绿意。驼铃声声,丝路花雨,西域敦煌沙州,终于成为了一方热土。" 我还会跟随大哥去游览神圣庄严的布达拉宫,欣赏洁白深邃的拉萨的云,结识住在天上人家的“神仙"……

  我也和大哥分享我发表在省级报刊上的文章,大哥总会给予用心的阅读和精彩的点评。《面对未擦的黑板》,谁的错?谁之过?娓娓道来,"众生相"跃然纸上。虽然小事一桩,却让班风大为改观,更让学生懂得了诚实、责任、担当的行为准则;《我俩的协议》新庆这样的学生,不是个例。有句老话说得好,三岁的孩子也喜欢被人夸。赞扬,永不过时;《赏雪情怀》有时候,偶遇让人骤生感动。一个微笑,一句善意的提醒,更教人心房暖暖……大哥的每一句鼓励都为我努力写好下一篇文章注入了动力。

  养花怡情,大哥用他种养的花花草草旖旎了我的视线。红彤彤的珊瑚豆晶莹剔透,”笑声清脆”的倒挂金钟,绿箭高扬的巴西木,骨朵着鹅黄花瓣的鸡蛋花树,火红喜庆的扶桑花,绚丽多姿的彩叶,垂笑君子兰,浓妆艳抹的茶梅,外观似蜂蜡、质感如丝绸一般的腊梅,月月清香怡人的四季桂,花团锦簇的玻璃海棠……一张张清晰的照片,一株株美丽的花草,把原本单调的时光装饰得妩媚灿烂,熏染得芬芳馥郁。

  2月13号晚上,大哥给我发了条爱心助农的消息。受疫情的影响,和庄镇300万斤地瓜滞销,这让种植户心急如焚。大哥本想着买些地瓜帮助农户解决一下燃眉之急,怎奈路途遥远无法邮购。帮助别人,快乐自己,我立马购买了二十斤爱心地瓜,也算为父老乡亲尽一点微薄之力。大哥告诉我,以前他在老家时就是爱心团队的一员,曾帮黄庄镇果农在城里卖过苹果,自己搭上工夫,饭菜自理,有时忙得连口水都顾不上喝。他们还经常到敬老院送水果、送衣物、包水饺、理发、表演文艺节目,让孤寡老人们的晚年生活温馨、温暖……仁爱之心,古道热肠,我对大哥的敬意,更多了一层。

  4

  那天,大哥问我,想加入莱芜作协,有什么条件?我说,只有热爱文学,有一定量的作品,咱们莱芜作协就会对每一位本土作家敞开欢迎的大门。我知道大哥虽然人在外地,但心系故土、情牵家乡,多年以来,一直在用深情的文笔讴歌祖国、赞美家乡,美文佳作不断。“客居西宁,我时常向东眺望,即便是夜晚,也把枕头朝着故乡……"“我徜徉于莽莽绿原,引发几多遐想。苍松翠柏,葱郁挺拔,恰似山东热血儿郎。国家危难之时,挺身而出,赴汤蹈火,勇于担当,抛却头颅,也要挺起民族的脊梁!”每每读大哥的文章,我总会被他炽热而又浓烈的情感所感染。

  经过了正规的入会流程,我把大哥拉入了莱芜作协群。“小舟不才,但我会尽心竭力用文字讴歌伟大的祖国,伟大的时代。手握秃笔,弘扬主旋律,鞭打假丑恶。愿与老师们一起,为繁荣家乡文艺鞠躬尽瘁!"大哥发在群里的自我介绍,让我们看到了一颗热爱文学、热爱家乡的赤诚之心。

  1月30日,为凝聚“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的责任共识,莱芜区文联、莱芜区作家协会、《莱芜文艺界》编辑部联合发起了“众志成城战疫情"征文活动。我和大哥商量着,抗击疫情、人人有责,咱也积极写稿,用文字来传递温暖、汇聚力量。就这样,两个人彼此激励、互相交流,大哥很快写完了美文《人间大爱》,我则写了《心向武汉》、《等你平安归来》、《在心底,埋下一颗敬畏的种子》等几首小诗,都被发表在了莱芜作协的微信公众号及美篇。打赢战“疫",文字助力,全民行动,一定成功!相信否极泰来,阳光总在风雨后!

  雪花飘飞的日子,我们相遇相识;执笔写文的日子,我们并肩同行;抗击疫情的日子,我们一起走过;春暖花开的曰子,我们共同迎接。感恩与大哥的遇见,让原本平淡的日子,发着光、放着热,在暗香浮动里美好向前。

  【作者简介:苏国英,中学教师,业余时间喜欢耕耘文字,抒怀寄情,在各级各类报刊上发表了散文、小说、诗歌三百多篇。并有多篇作品获奖:《布谷鸟叫五月天》获诗歌散文大赛一等奖;《畅游书海 激情飞扬》获莱芜市全民读书活动征文比赛一等奖;《乡亲们夸声好最荣耀》在莱芜市廉政文艺创作大赛中荣获二等奖;《嬴牟儿女创业忙》在莱芜市首届创业题材文艺作品大赛中获二等奖】  

  等花开等疫散

  一

  几年前,我在春天的植物园邂逅了那片白玉兰,它们那么骄小,似乎一伸手就能够到它们,它们年轻挺拔的身姿,似乎在这个春天能听到它们舒展生长的声音,似乎能看到他们努力绽放的姿态。我看到它们,就想起这场战疫中奔向前线的那群九零后:“十七年前非典的时候,你们守护了我们,今天接力棒传递过来了,让我们冲锋在前。”我称他们为春天最美的白玉兰,这些年轻的医务工作者,他们还是一群孩子啊,是父母跟前的娇娇娃,护目镜模糊了双眼,脸蛋被压出一道道的红痕,沉重的防护服和劳累并没有把他们压垮,他们面对病患,身体像上紧了的发条,像对待亲人一样关心爱护他们。

  而今,当我走过这片白玉兰时,我似乎闻到了它们的香气,看到了花朵的绽放,只是这些绽放的花儿都浸满了汗水和泪水。“成功之花,人们往往惊羡它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它的芽儿却浸透了奋斗的泪水,洒满了牺牲的血雨。”还有多久?这场战疫,这些年轻的接棒手,才能回到亲人的怀抱,我们在守望,在期待,就像等待这一树一树的花开。会的,忽然有一天的清晨,一个声音响起:这些白玉兰全开了呀。

  二

  我曾去北京的玉渊潭看樱花,那是一个早春,北京的玉渊潭人真多,说人比花多一点也不过分。当时我就想,还是家乡的樱花好啊,在樱花开放的四月,我在公园和上班的路上都会看到它们,当我骑车飞驰在文化路上时,樱桃随风飘散,花瓣随风飘舞,我就觉的家乡的樱花开的寂静而低调,人们一切如常穿梭于樱花间,花瓣兀自飘落,在这座花多人少的小城,一点也不足为奇。是的,当笔架山的杏花、黄庄的桃花、大王庄、茶叶的樱桃花、团山的梨花抢足了风头,赚足了眼球时,这些樱花便也成了寻常了。

  可樱花也有其壮烈的一面,最为让人惊艳的是那场樱花雨,樱花开时,也多春雨,雨打樱桃,那一场樱花雨最让人感动,那是花瓣和着整朵完整的花在坠落,落花满地,一地湿漉漉的花瓣落成花香满径,落成一地粉红,落成乱红如雨,落成零落成泥,落成绿叶满枝。“樱桃花参差,香雨红霏霏。含笑竞攀折,美人湿罗衣。”

  还记得去武大看樱花,那些纷纷扰扰的花瓣,飘落成诗,飘落成一首平平仄仄的宋词。而今,疫情下的武汉,似乎都按下了暂停键,寂静的街道,封闭的家门,唯有四面八方的支援在行动,我们在战斗,排查,阻断,这是一场空前绝后的战斗,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里的前方只争朝夕,这里的后援源源不断。这里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中国制造,火神山,雷神山神速崛起,还有如雨后春笋的方舱医院,没有什么不可战胜!

  等到疫情散去的那一天,让我们一起漫步在武汉的樱花下,不管人有多拥挤,我们也要去看樱花。让我们一起去汉口江滩,执手望眼,一睹“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的壮阔,再一起穿梭在千年武汉的大街巷口,一起听乡亲那声亲切叫卖“来吃碗热干面!”,“不服周!”这就是九省通衢的武汉!等疫情散去的那一天,所有的守候都是收获,所有的寂寞都会被充实填满,所有的等待都会让人惊喜,所有的准备、积累都会在某一刻开出花来。

  【作者简介:冷梅,原名李幼华,山东作家协会会员,莱芜区作家协会副主席,自2000年开始创作,写出了大量的散文、小说。有多篇小说发表在《山东文学》等报刊杂志,其小说、散文在全国征文大赛中获得奖项。著有散文集《花香满径》、小说集《与兰花的约定》。】  

  元霄节的面灯

  小候的有一天,我和大弟弟在天井里打闹累了,就回到屋里,坐在桌子边,看着娘在桌子上使劲揉着一个面团。她揉好后切成几块,然后把一块揉作条状,再切成小圆柱状,之后,在一头捏出盅子状,再在边沿上捏上“小鼻子"。娘一边捏,一边回答我和大弟弟的问话。

  “娘,你做什么呀?"我问。

  “这是面灯。今儿是正月十五,年年这一天,都要做面灯。天黑后,把面灯倒上油,点上,放到各屋里,照得铮明。求平安,求团圆,求光明,求丰收。"

  “你怎么做这么多呀?"大弟弟坐在桌边的小凳子上,托着腮,问娘。

  娘说:“一个小鼻子就是一个月,两个就是二月,十月的,就捏十个,一年十二个月,所以一共十二个,你们数数够不够?看看有没有重样的?"那时我们不知道那是娘在教给我们数数。我们就开始认真地数。一遍,两遍,我果然发现,两个有七个鼻子的,没有八个的,娘就仔细数了数,之后,在那个空大的地方捏上了一个。这样就有八月的了。

  “娘,这个好吃么?"大弟弟就问。

  “好吃,可香了,等蒸熟了,上完了灯,就给你们吃。"娘一边麻利地做,一边教我们。我们就不停地催着她快点做。

  “你俩到天井里看看你爷挖灯。”娘说。

  我们于是跑到天井里看爷挖水萝卜灯。水萝卜一块块地躺在一个蓝子里,爷正拿着一块水箩卜,用一个东西在水萝卜一头一挖着窝。

  “爷,你挖这个干么?“我们问。

  “当灯,放上油,点着。"爷说。我们于是想像萝卜点灯燃烧的样子,但是想破脑袋也想像不出萝卜燃烧的样子。听到爷说“出去到戏台上玩吧",我们就跑到大门口的戏台上。

  这里,小伙伴们正在疯玩着,有一圈子人在那里丢手绢,有两大串人在捉迷藏,钓小鸡。也有大声说着:“捻柔捻柔麸子,攥住小猪子的。"我们也加入到他们当中,追逐着,嬉笑着。和他们一道,快快乐乐地玩耍着。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我们也暂时忘记了那灯的诱惑,只玩到满身是汗,听到娘的呼唤,才气喘吁吁、恋恋不舍地跑回家。

  这时候,娘已经做了好多莱,净是平时没吃过的,哎呀,我们一看见就高兴极了,不洗手就想坐下吃,遭了爷的训斥才不情愿地去洗手。

  爷已经坐在桌子边,倒上酒,自斟自饮,屋里,顿时就有了浓烈的酒味。我们坐在桌前,香香地吃着那些节日的菜。

  收拾起碗筷后,娘就端来了一盖垫子面灯,还有两个满身是刺的家伙驮着灯,娘说是刺猬,我们才知道。所有的灯上都有一个像小蝴蝶翅膀一样的东西,湿漉漉的。我问娘是怎么弄的?娘说:“那是用黄草棒裏上棉花,插在灯碗里,再捏上一块比指甲大的火纸,然后倒上花生油,就这样了。“娘边说着边用火柴去点灯,灯燃起来,花生油的香味更浓了。同时我们也看到了萝卜灯是怎么燃烧的。

  ‘“咱们再把灯端到天井里。”娘说着,把燃着的灯往外端,放在天井里早摆好的桌子上。我和弟弟也帮着端。

  “大门口放上两个萝卜的,槛门上放个萝卜的。"娘边说边向外端着。我和弟就抢着端萝卜灯。看到爷拿过提篮放上两个萝卜灯,又拿过一些火纸,说到林上放灯。我们也要吵着去。爷说闺女孩子不能上林,弟弟还小,也不能去。我们只好看着娘放灯。娘跪在桌子前,说着一些求平安求风调雨顺的话,当时我们也听不懂。等我们磕完了头,娘就让我们端着刺猬灯出去玩。

  我们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刮过风来吹灭灯。看见小伙伴们也都端着灯在那里玩耍,明明灭灭的灯苗,忽闪忽闪的,就像一堆萤火虫一样。这时候有人说:“你看那边有放花的,咱们去看看吧。”于是我们就跟着去看。

  板凳上放着一个方形或长形的东西,有大人上去点着,“嗤"地一声,各种颜色的花争着抢着飞上天,生怕自己飞不高似的,真是奇特又好看。我们和伙伴们提着灯到处转着看放花,或听大人们拉呱。这时候,看看灯油快尽了,也有的早就灭了。我们怕灭了灯,回家路黑,就匆匆地往回走。

  这时候,天井里的灯都被娘收起来了。娘见我们回来,就拿起一个刚燃尽的面灯,烤烤我们的耳朵,一边说着一些话:“正月的灯,腊月的油,蝎子蚰蜒不露头。”之后,就把灯里快燃尽的,发黑的灯芯拔了去,拜开灯给我们吃,真香啊,那种微微的焦糊味,淡淡的豆香味,久久地徘徊在味觉里。

  又一年的一个元霄节,我们从外面玩耍回来,正好看到桌子上热气腾腾的,飘着豆香的一盖垫子面灯。那种清爽的味道,加上饥肠辘辘,竟然忘了娘说的“上完了灯才能吃"的话,也忘了洗手,拿过一个,撕下面灯带“耳朵"的一片,放在嘴里嚼起来,然后把另一片扭下来给大弟吃。

  “你那个大,我这个小。"大弟不高兴地说着,接过去,放在嘴里香香地嚼着,不光是正值饥肠辘辘,那还是一年才吃一次的东西。那个掰不动的灯身子被我们一人一口的咬下来,不几口就吃没了。这时候才想起娘的话。可是娘的话虽然响在耳边,可是那香喷喷灯就在眼前排着,肠子叫着……

  “咱们再吃一个吧?"弟弟怯怯地问。

  “娘说上完了灯才能吃。"我弱弱地说。心想:“或者娘看不出来,这么多灯,再吃一个,可能没事。”还没想完呢,一个灯就拿在手里了。我掰下一块带“耳朵”的给弟弟,另一块放在我嘴里,剩下的拜不开的,就一人一口咬着吃,我嫌弟咬得多,弟嫌我咬得多。还没吃完,娘就突然进屋了,一看,生气了,我们遭了训斥:“本来十二个月,怪全乎的,多好,这下不够了。"当时我们不知道什么是“全乎",见娘生了气,就慌忙跑到大门外戏台上去玩了。后来随着生活慢慢变好,娘在十五蒸灯的时候,不再只做十二个,总是多做出几个供我们吃。

  娘见我们老抢东西吃,有时还因此打架,她就说:“你是姐姐,应该让着弟弟,还应该照顾更小的弟弟妹妹,当姐姐的应该这样。”之后我才不那么和弟弟抢东西了。但是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大弟弟在青年时期突然病故,同时我的精神也死了一回,至今都没有真正活过来。我也常常为那些和他挣抢打架的行为后悔。忧郁的根长在心底,想起朝夕相伴的生命猝逝,大笑都感觉是罪孽。曾一度将泪流干一一因为好几年都不会流泪。这样的巨痛,覆盖了所有的痛。活着并不是为自己活着,就那么干干净净地,为活着而活着。

  2020鼠年的春节,元霄节,没想到是这样度过的。本来意气风发的我们,正昂首挺胸地前行着,却遭了当头棒喝!纪把我们诸多的欲望都打回了原形一一留下最朴素的欲望,活着。于是,所有人都只能承受,只是承受的程度不同。从电视上、媒体上,看看,想想,如果那个人是你,如果不采取阻断,如果不实行隔离,那个人真就是你……不光是生命共同体,更是命运共同体;再想想,平常里,那些类似于麻雀的叽叽喳喳的争吵,那些自作聪明的是是非非,在生命面前,是多么不值一提;回过头来再想想,那些重复又唠叨,被我们过得烦烦的,又抱怨不止的平常日子,原来就是传说中的太平盛世。

  我想起大弟也是属鼠的,又目堵当前境况:医生护士纷纷南下抗疫,确准病例增多,没有特效药,死亡病例增多……我高兴不起来,节日的菜不香,十五的灯不明,喝茶无味,做事无心,只能看看书,也深不下去。这时真切地体会到无病无灾的日子多幸福!虽然我知道这个即将过去,也必定会过去,但是我们付出的太多了,那现实的伤把心扎得毫无尊严,我们只能建一座坚固的堡垒,用坚强做粘合剂,填满所有的空隙,保护着受伤的心慢慢调养。有了疤的心该懂得珍惜了,该学会未雨绸缪了,那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作者简介:苏芳,山东省济南市莱芜区人,70后,部分小说、散文、诗歌发表在《农民日报》《莱芜日报》《时代文学》《西部散文选刊》《莱芜文艺界》等报刊杂志以及《人民网》《齐鲁文学》《时代作家》《书山时光》《牟国文学》《彩虹文台》公众平台。小说"回家”获原莱芜市“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征文”银奖,微电影剧本“买卖中的故事"获原莱芜市2018年“文化惠民消费季”及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征文三等奖。散文“大美香山游"获2019年“香山杯"文学大赛季赛三等奖。济南市莱芜区散文学会理事,区作协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  

  平安无事

  春天

  无声无息来了

  在这个二月

  没听到花开的声音

  却感到自己的心跳

  急促不安

  是谁拨动了

  弓弦

  封闭世界

  残阳如血

  飞不进半颗流星

  泪水能唤醒黎明吗

  等着等着

  五更了

  传来了梆子声

  平安无事了

  

  七律战疫

  病毒新型罩汉城

  雄师数万正出征

  南山院士无忧惧

  天使白衣有壮情

  陷阵冲锋除祸害

  舍生忘死献黎明

  花开春暖终需日

  华夏神州永太平

  【作者简介:张西忠,莱芜区作协会员。】

  

  峪门村疫情站

  疫情站点设在进村路口旁

  鲜红的党旗迎风飘扬

  国家心系万民指方向

  党员干部率先站岗做榜样

  日夜寒冷先不讲

  主要是病毒的危险要提防

  两查三问三登记

  针对外来人员和车辆

  滴水不漏要周详

  村中涌现一批志愿者

  轮流值班个个当先

  他们为了啥,为了谁?

  还不是为了我们保驾护航

  老百姓看在眼里挂在心上

  鸡蛋,方便面,火腿肠

  捐款捐物送到站点旁

  感人的一幕泪满眶

  让我们手拉手,肩并肩

  走向没有硝烟的战场

  同仇敌忾把病魔扫光

  相信科学相信党

  党的温暖记心房

  春风吹来百花放

  云开雾散天晴朗

  到时我们欢聚一堂

  开怀畅饮齐欢唱

  安居乐业

  国富民强

  【作者简介:陈传祯,莱芜区作家协会会员,多有文章在报刊杂志发表】

  每一朵樱花落下,都砸得我心疼

  今天

  只能站在窗前

  看一场雪

  看着这场雪

  我泪如雨下

  不能约几个朋友去赏雪

  更不能约几个朋友去武大看樱花

  曾经繁华的街道

  静了下来

  并不是

  为了聆听一场雪

  黄鹤楼下

  一场战疫在无声地打响

  多少天使

  用生命挽救生命

  90后护士单霞

  为了节约穿脱防护衣帽的时间

  剪掉蓄了几年的秀发

  剃光了头

  微笑着说

  “用我及腰长发

  换你建康平安“

  第一位吹哨人

  却早早离开我们

  此时

  每一朵雪花落下

  都砸在我心上

  此时

  每一朵樱花落下

  都砸得我心疼

  走过冰天雪地,归来便是一个春天

  一个戴着口罩的春节

  一个戴着口罩的春天

  替代了

  一个戴着欢笑的春节

  一个戴着花朵的春天

  一个被冠状病毒偷袭了的春天

  一个被冠状病毒占领了的春天

  有一种声音

  气壮山河

  夺回

  我们的春天

  终南山

  一座山的名字

  今天我们把一个人

  喊成一座山

  因为

  中国的脊梁

  巍峨如山

  谁能横刀立马

  八十四岁钟南山

  那敬重生命的誓言

  响彻山河

  同胞们

  不要怕

  倚天长剑在手

  何俱魔来我斩

  走过冰天雪地

  归来便是一个春天

  【作者简介:金明春,男,汉族,中学高级教师。作品在新西兰、新加坡、美国、日本、台湾及大陆报刊发表。在《新华文学》《中国文艺》《中国青年》《爱情婚姻家庭》《东方青年》《希望月报》《风流一代》《青年生活导报》《意林》《中华活页文选》《山东青年报》《延安文学》《青年博览》等报刊发表作品1000多次。出版著作《化学氧吧》《人生氧吧》《沙漠上飞起风筝》等16部图书。曾作为志愿者参加援疆支教,事迹在《现代教育报》《教书育人》杂志、《赢周刊》《莱芜日报》《莱芜日报-金凤城周刊》《联合日报》《山东援疆教师通讯》《山东工人报》《晨报》《现代教育通讯》上刊登,事迹在《印象中国》中的“感动印象中国”节目中播送,节目长达45分钟。在东北电力大学外国语学院在牢固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活动中,被作为宣传主题人物。】

  大年三十的那一晚

  华灯初上

  红火满天

  新年的味道

  在刀剁砧板响的交响乐中

  溢满心田

  家家户户

  早已贴好了对联

  人人动手

  备菜做饭

  煎炸烹调一大桌

  父母儿女大团圆

  举杯同祝祖国好

  欢声笑语比蜜甜

  八点的钟声一敲响

  全家人都已围在彩电前

  瓜果梨枣一茶几

  吃着嚼着 高高兴兴看春晚

  突然 手机来电

  湖北 武汉

  新冠病毒肆虐蔓延

  党中央一声令下

  调兵遣将 驰援武汉!

  一家人哪能舍得

  前方就是战场 太危险

  病毒不认人

  谁能保证 你的安全

  父母紧拥入怀

  儿女泪光闪闪

  好想好想

  和家人共同听到新年的钟声

  好想好想

  和家人过个团圆年

  可是

  命令如山

  不是十万火急

  这样的夜晚

  组织怎会轻易发出集结召唤

  不是人命关天

  这样的夜晚

  祖国哪能下令冲向抗疫狙击战

  面对同胞生死

  怎能坐视不管

  走!不能迟疑

  不能留恋

  挣脱亲人的怀抱

  果敢迈出自家的门槛

  亲,这是大年夜啊

  是年三十除夕的夜晚!

  你就这样义无反顾

  步履铿锵 勇往直前

  最快的速度赶到单位

  最短的时间到达飞机前

  时间就是生命

  时间最为关键

  看着家乡还沉浸在节日的祥和中

  自己与自己一样的人已经飞向蓝天

  机舱内没人说话

  更没人抱怨

  大家只有一个念头

  尽快抵达疫魔前线

  终于在年夜 几个小时的飞程

  来到抗疫最前线

  这时 新年的钟声刚刚敲响

  来不及休息

  顾不上疲倦

  更吃不上热气腾腾的饺子

  和饱含亲情的年夜饭

  换好衣服

  直奔疫点

  看着疫魔下一个个苦难的同胞

  心如刀绞 泪湿双眼

  这是大年夜啊

  他们过的算是啥年?

  赶紧!

  全力以赴投入战斗

  生命重于泰山

  坚决遏制疫情

  刻不容缓

  量体温 查病情 输水 换药

  马不停蹄 一刻也不停闲

  心脏按压 面罩给氧 插管 上呼吸机

  惊心动魄 与死神抢时间

  一个 两个 八个 十个……

  你恨不能一口气让所有患者转危为安

  尽管腰酸背痛

  手脚胀疼

  轻伤不下火线!

  尽管防护服内汗水湿透了衣背

  护目镜勒疼了脸

  毅然持续作战!

  不知不觉

  东方拂晓已是白天

  你已经持续战斗了整整一个夜晚!

  这是怎样的一个夜晚啊

  这是大年夜

  是年三十除夕的夜晚!

  你坚信

  我们的祖国身经百战

  再顽劣的敌人也会命丧黄泉

  我们的人民坚强无比

  再大的困难都能人定胜天

  寒冬终将过去

  春天就不会遥远

  野草

  狂风以席卷天涯之势

  将野草的发丝,束紧、割断、散落

  一次次风潮翻滚,喘息

  割不尽深冬的党羽

  忽的一声呐喊,春意破土

  容颜清丽的姑娘,唱着

  清风绕肩,桃雨沾衣

  铺下十分信念,点燃燎原热情

  一锄千军,一耙万马

  丛丛叠生里

  野草被乱刀斩杀,瞬时

  蔓延一点,一块,一片……

  冬春交替

  野草地里

  白的雪,黄的土,绿的风

  以及,粉色的笑容

  是今年的主题

  【作者简介:亓慧,莱芜区作协会员。】

  

  盼春归,庆团圆——献给白衣天使

  这个春节我们无法团圆

  说好了调好水饺馅一起包饺子

  围坐桌前看热闹春晚

  欢天喜地来迎接春天

  小孩子们还等着初一收一份压岁钱

  可是,我爽约了

  几天前就提交了请战书

  按下红手印等候着一声召唤

  下班前接到了出征的命令

  刻不容缓

  没有时间一一告别

  来不及说再见

  家人们,我要立刻开拔

  去那个情况紧急的大城市

  新型病毒正在那儿兴风作浪

  吞噬同胞的生命

  稍有迟疑,更多同胞会被感染

  保不齐病毒会在更多地方扩散

  保卫武汉,保卫武汉

  就是保卫我们自己的家园

  我也是奔波在柴米油盐里的老百姓

  暂时的分离会带来小小遗憾

  家人们会理解

  会支持,纵然千里相隔

  一直在我身边

  不要为我担心,医院有最好的防护,有最好的设备

  一切都会在强力领导下顺利开展

  喜欢亲切的喊一声白衣天使

  这是人们给予的赞誉,肯定和信任

  每一个生命都重于泰山

  生死线就是我们的最前线

  我们是天使,更是战士

  这个春节我们无法团圆

  除夕夜,我就要出征

  为了挽救更多生命

  为了万家灯火长明

  我将牢牢钉在新的岗位

  坚守在美丽的黄鹤楼

  直到团圆的那一天

  【作者简介:吴修庆,莱芜区作协会员。喜欢仰望广袤文学天空,领略星辰之浩瀚偶见流星闪过,欣慰发于心底,记于笔端。信奉“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


初审编辑:孟令海
分享到: